商业

雪梨消失,薇娅会被留下?

精选   2021-12-20

撰文 | 程梦玲、长风、王超
编辑 | 杨博丞
题图 | IC Photo

又一位直播带货主播因税款问题被查。

今日下午,薇娅偷逃税被罚13.41亿元的消息力排王力宏热点事件冲上热搜,为广大的“吃瓜”网友再来一记重料。

据新华社消息,近日,浙江省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查明,网络主播黄薇(网名:薇娅)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,通过隐匿个人收入、虚构业务转换收入性质虚假申报等方式偷逃税款6.43亿元,其他少缴税款0.6亿元,依法对黄薇作出税务行政处理处罚决定,追缴税款、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13.41亿元。

该消息一出,薇娅原定于今晚7点的淘宝直播预告消失。据此前其直播间显示,薇娅原计划今晚7点进行“薇娅彩妆节”直播,明星化妆师杨单空降薇娅直播间。

随后,薇娅微博发布致歉信表示:自己完全接受税务部门依法对我做出的相关处罚决定,并将积极筹措资金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补缴税款、滞纳金和罚款。与此同时,一张薇娅事业部信息通知群截图流出,薇娅经纪人王斯(古默)发言表示,“接下来请大家先行回家休息,在此期间工资照发”,经证实,此图片消息属实。

保留团队,薇娅或许想的是:渡过这次危机,重回直播。但薇娅还能被“留”下来吗?

图源:网络


继雪梨后薇娅也被查

回顾雪梨、林珊珊偷逃税被处罚事件发展,可以看到在发布致歉信称将及时补缴税金及罚款后,二人的店铺和账号被封禁;17天后,微博账号均显示“现已无法查看”;12月10号,二人抖音、小红书等平台账号也都被封禁。随后,其公众号也被封禁;12月11日20点,双12大促开始前4小时,有网友爆料雪梨和林珊珊的店铺改名,网友称,店铺早前还能设置零点上新预售,但是到了当晚10点多,这两家店铺的人所有商品已经下架——有网友之前已经将商品放入购物车,能看到雪梨和林珊珊的店铺显示的是“卖家账号出错”。此后,雪梨、林珊珊彻底消失于网络。

据中国新闻网20日报道,据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有关负责人透露,税务部门分析发现部分网络主播存在一定涉税风险,及时开展了风险核查,提示辅导相关网络主播依法纳税。在规范网络直播行业税收秩序过程中,税务部门始终秉持着宽严相济的态度,为网络主播们的“自我救赎”打开了一扇窗,在税务总局发布的上述通知中明确指出,对2021年底前能够主动报告并及时纠正涉税问题的,可以依法从轻、减轻或者免予处罚。

薇娅主动补缴5亿元和主动报告少缴税款的行为不知道是否会为她争取从轻、减轻或者免予处罚,而就在刚刚薇娅淘宝直播账号被冻结,但店铺目前未被封。

图源网络


薇娅之后能否东山再起现在还不得而知,但我们可以看见,近期不断有头部主播们接连因税款问题被罚,这也算是给直播行业敲响了警钟。

逐渐正规化的直播带货行业

自直播带货爆发后,大众对于该行业一直十分关注。

据《2020淘宝直播新经济报告》显示,2019年,中国有超过4亿人点进了淘宝右下端的直播入口,他们通过点击礼盒状的链接购买4000万种商品,花费超2000亿元。而根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20年中国直播电商市场规模,继续同比增长了121.5%,达到9610亿元,整体在线直播用户规模达5.87亿人。

在成为电商基础设置后,直播行业逐渐孵化出一批极具影响力的主播,这些人为消费者提供了关键的消费决策意见,直到他们的“人设”集体崩塌。

薇娅不是主播圈偷税漏税第一人。在薇娅之前,同为淘宝大主播的雪梨、林珊珊两大主播已经因此被依法追缴税款、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6555.31万元、2767.25万元。

在雪梨、林珊珊被罚后,杭州市税务局方面就对媒体表示,将进一步加强对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的税收管理,促使其提升税法遵从意识,自觉依法纳税。如今薇娅“翻车”,更让大众对主播多了一层不信任。

薇娅作为行业中的领军人物,不但受到大量消费者认可,更是多次被官方认证。

因为一直在选品方面严格把关,并通过强大的议价能力拿下了低价好货,薇娅的口碑一直不错。同时,由于积极响应政策,为农产品带货,在疫情期间积极筹措物资等行为,薇娅获得了大量头衔。

“头部电商主播”“直播间卖火箭第一人”“全国青联委员”“三八红旗手”“全国脱贫攻坚奉献奖获得者”等,薇娅几乎从一个单纯的带货主播成为了全民偶像。薇娅自己也一直表示,自己最大的商业价值,就是为他人创造价值。而这次“翻车”显然使她的形象跌落谷底。“网红偷税漏税”逐渐成为大众不断关注的话题。

为了整治不良现象,政策被不断加码。今年9月,国家税务总局办公厅近日就发出通知,要求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日常税收管理,对明星艺人、网络主播成立的个人工作室和企业,要辅导其依法依规建账建制,并采用查账征收方式申报纳税。因此,头部大主播被抓现形,更预示了行业未来的从严治理。

如何转移经营成本?

对于直播带货行业由松转严,各家带货机构也在不断自查合规,以避免因偷税漏税而被登上热搜。但由此反应出来的一些问题也不断显现,如主播在合规后,其带货的商品是否会因合规交税而涨价。

毕竟,低价是带货主播的最大标签,但从根本来讲,这是带货主播作为中介,与商家谈判议价、相互博弈的最终结果。

主播夹在商家和消费者中间,不仅要为消费者谋取最低的产品价格,还要为商家带货、提升产品销量,同时实现自身盈利。消费者围绕主播形成的粉丝圈和购买群体,这既是主播与商家谈价的筹码,更是主播坑位费用高低的基石。

简而言之,直播间所售商品的定价主动权,既不在商家手里,也不在消费者手里。带货主播是用消费者让渡的议价权为自身牟利。而当他们走向头部,甚至形成垄断效应后,相对成本将无限降低:生产成本问题,是由商家承担;购买风险,则是由消费者承载。

在刚过去不久的阿里双11购物节期间,李佳琦、薇娅排名前两名,李佳琦销售额为217亿,薇娅销售额为199亿。薇娅处在相对的头部位置,此次合计被罚13.14亿元,这在直播行业并非首例,但这将在极大层面冲击直播带货的根本——最低价。

在财税合规成为必须的当下及未来,主播们如何转移经营成本将成为一大重要课题。

从需求到供给,从成本到定价,消费的价格传导机制更多体现为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。此番税收监管过后,主播们的支出成本增加了,利润空间变小了。或许,主播及MCN未来会作出两种操作,一种是将经营中的税务成本转移到厂家,另一种是提升直播间商品价格,将成本转移给消费者,由消费者买单。

但毫无疑问的是,薇娅被罚只是直播行业愈发规范的一个序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