互娱

《球球大作战》托起的小镇青年

刘胜军   2018-02-11

DoNews互娱2月11日消息(记者 刘胜军)

菜菜是个17岁的江西小伙子,他在2017年拿到《球球大作战》赛事的两个全国冠军,成了村里的名人。

于是,他有机会跳过高考、毕业、求职的程式,在成年之前,签下一份收入可观的就业合同,变成一个被《球球大作战》和其赛事托进电竞行业的小镇青年。

从玩家变选手的小镇青年

2015年底,《球球大作战》碎片化的竞技内容和社交性使其在中小学生群体里迅速传播,菜菜也在其中。

(球球大作战)

在几个月的游戏时间里,可能是天赋的原因,菜菜逐渐成了游戏内小有名气的玩家之一,他的对局可以吸引上百名玩家的观战和点赞。

111.png

(菜菜)

慢慢,游戏的意义从最开始的消磨时间,变成了打磨技术和兴趣社交。随着积分和知名度的提升,菜菜在游戏内有了自己的粉丝和技术水平相近的朋友。

2016年3月,DAU达到700万的《球球大作战》举办了第一次线下嘉年华,开始为电竞赛事做铺垫。

在那场近千人到场观赛的聚会上,菜菜和他的朋友们看到了竞技应该有的样子:观众、呐喊、对抗以及荣誉和奖金。

3个月后的一天,游戏好友Regina在输掉对局之后,与菜菜、orange等好友聊天。好胜的菜菜和一众好友当即提出了组队为Regina“报仇”的想法。

这样的想法启发了正在上大学的Regina,她认为,既然有组队战斗的资源和能力,不如就组一支真正地战队,打出点成绩。

战队.png

(RBT战队)

于是,RBT战队在2016年6月诞生了。由Regina任队长,负责战术指挥和战队运营,caicai和Dongfeng负责主攻,yogurt和orange负责副攻,PIE负责侦查。

RBT战队有着素人战队的许多特征,他们年轻、实力强劲但对行业、职业的认识却不够清晰。据了解,RBT战队除Regina外的队员大多在18岁上下,因为比赛关系暂离学校。

在采访中,包括菜菜、orange在内的队员都对记者多次表示,“未来会加入职业俱乐部或者做一名主播”,而职业选手就是“跟着战队训练、打比赛”,主播就是“什么游戏都会玩一点,搞笑一点的人”。

为了能让队友在结束球球系列赛事之后能有更好的发展,Regina被迫从一个玩家变成了队长和业余“经纪人”。

被迫专业化的女大学生队长

和对课业兴趣不大的菜菜不同,Regina是一名成绩不错,并自幼学习音乐的女大学生。对游戏的喜爱,以及其在校期间积累的管理、组织经验让她产生了组建战队的愿望。

1.png

(Regina)

在RBT战队成立初期,Regina对战队管理、游戏及电竞行业相关知识一知半解,频繁但缺乏目的性的线上对抗和交流是战队的常态。

后来,这种“业余”的运营方式使RBT在第一次线下对抗职业战队的比赛中惨败。那次打击让Regina开始学习战队管理、录像分析、制定训练计划等专业技能。

1.png

(Regina在为队员讲解战术)

从2016年底开始,她开始自己出资组织队员线下聚会,定制队服等应用物品,规定队员每日训练8小时,留出固定时间以观看比赛录像,分析敌我打法,制定新的战术。

(塔坦杯)

抱着“为线上队出口气”的想法,RBT再次通过线上角逐,获得了参加线下比赛的机会,并先后在2017年中旬的塔坦杯和10月的BPL秋季赛总决赛比赛中夺冠。

现在,Regina正在国外进修硕士学位,在队伍战术体系成型之后,队长的工作开始向“经营”的方向发展。通过学习和了解,Regina获取了一定的关于游戏和电竞行业的认知,并开始以队长的身份帮助队员和职业俱乐部、直播平台交流,权衡利弊。

在《球球大作战》的游戏和参赛生涯里,菜菜和其他队员获得了职业和兴趣结合的机会,Regina则获得了在已有选择之外,更多的从业、生活方式。

事实上,除了菜菜和Regina,如今的《球球大作战》在3、4线城市依旧有着较高的用户量和留存率。这受益于《球球大作战》的内容和赛事运营策略。

托起4亿玩家的赛事

据统计,《球球大作战》的注册玩家总数已达4亿。除了游戏版本更迭,内容、玩法更新之外,产品在泛娱乐、电竞等领域的运营也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(BPL职业联赛)

2017年,《球球大作战》已经形成了由《球球大作战》线上公开赛以及城市赛、BPL职业联赛、塔坦杯精英挑战赛、校园挑战赛和全球总决赛组成的赛事体系,基本覆盖了游戏线上线下场景,联赛杯赛等赛制,以及全球职业玩家和普通玩家群体。

巨人网络赛事执行负责人刘帆表示,从传统体育的发展历程来看,如果一个体育项目想要深植人心,那必须让玩家可以随时随地参与、进行这项比赛。这样的理论对于大DAU产品《球球大作战》的赛事同样适用。

通过外地办赛,巨人了解到,在2017年,二三四线城市用户对赛事的诉求比一线城市还要高,因为三四线城市用户娱乐项目较少,游戏产品粘性较强,多数玩家有观看或参加线下赛事的诉求。

(校园赛)

此后,《球球大作战》开始以较高的频率推出城市和覆盖各个校园的校园赛,在比赛的同事,通过对应的球宝俱乐部,在不同的城市定期组织玩家活动。

通过下沉赛事满足三四线城市玩家需求之后,官方把地方、底层和线上赛事与职业联赛结合,设立积分上升通道。对于满足职业联赛参赛标准的线上、业余队伍,提供职业化的扶植,以此催生更多像RBT一样的民间队伍,托起更多玩家。

2月10日下午3点,2017《球球大作战》全球总决赛BGF最终决战在上海梅赛德斯-奔驰文化中心启动。

(BGF)

赛开始之前,近万名观众在MC Hotdog和后海大鲨鱼乐队的表演中尖叫呐喊,RBT战队第一次站在了这个顶级电竞赛事时常光顾的舞台。看着台下的观众和那尊勇者奖杯,那些本该在县城为课业挣扎的小镇青年,终于有机会用自己的爱好去争夺“全球最强”的名号。

在近4个小时的对局之后,RBT被另一支同样年轻的战队SR战胜,但他们的故事还没结束。

在赛前一周的一个晚上,RBT的队员们曾对记者说,他们知道全球总决赛不是必胜,球球也难以像传统体育项目一样长久,但只要《球球大作战》还在运营一天,这些因为它而改变命运的玩家就不会提前离开。(完)